共同关注 | 京津冀危废种类、处置情况全景分析

2018-09-27

由于垃圾的种类和成分随着地域和季节的不同而可能发生很大的变化,垃圾焚烧炉设备必须具有良好的燃料适应性。

一、2017年京津冀危废产量出现下滑

据获8市(北京、天津、石家庄、秦皇岛、廊坊、沧州、张家口、唐山)数据,2017年京津冀8市危废产量约129万吨,同比降3%(假设2017年没出数据的地市产危量与2016年相同),唐山/天津合计产危占69.5%(2016年);可获得数据的地市中除唐山、廊坊未披露最新数据,北京、天津、秦皇岛均出现下滑,其中北京(-29%)、天津(-5%)、秦皇岛(-8%)。可能与供给侧改革导致产废企业减少有关。

二、钢铁&汽车、金属制品发达,但危废占比仅0.7%

2015-2017年京津冀危废占一般工业固废比例分别为0.5%/0.8%/0.7%,样本地市该比例均小于3%。河北钢铁产业、北京汽车制造业、天津金属制品行业发达,但占比较低或存在偷排漏排情况,其中河北、天津之前曾出现大面积废酸深坑均与废酸偷排有关。钢铁行业发达的唐山产生大量的废矿物油(HW08)、废酸(HW34)、含锌废物(HW23)等危废,天津金属制品发达,产生大量的废酸(HW34);北京汽车及零部件制造行业发达,产危以染料、涂料废物(HW12)、表面处理废物(HW17)为主。

1、产危以钢铁、汽车及零部件、金属制品为主

根据2017年京津冀7个地市样本的情况,废酸(HW34)、含锌废物(HW23)、精馏残渣(HW11)是京津冀地区产危量较大的3大危废种类。同时,每个地市产危种类差异性较大,跟产业结构差异有关:

唐山市:钢铁之城,钢铁行业产危种类多且量大,主要有含锌废物(HW23,主要来源于高炉灰(泥)、转炉灰和电炉除尘灰;处理工艺分为湿法和火法,火法一般用于低锌灰,富集形成含锌50%-60%的次氧化锌,湿法一般用于高锌和中锌灰的处理,低锌灰通过富集处理后再进行湿法处理)、废酸(HW34,在金属精加工行业常用强无机酸(硫酸,硝酸,盐酸)来去除表面的氧化物以减少对后续生产操作的影响);

北京市:北京产危大户包括汽车(现代、奔驰等)及零部件、石化、电子行业为主,产危种类主要有废碱(HW35,石化行业)、涂料&染料废物(HW12,家装、喷涂等行业)、废酸(HW34,石化行业,电子行业)及表面处理废物(HW17,电子行业);

天津市:金属制品(钢管生产等)发达,产生大量废酸(HW34);另外,天津垃圾焚烧项目较多(泰达环保、绿色动力、滨海环保、晨兴力克环保),产生大量的焚烧类残渣(HW18);

石家庄市:除了中石化石家庄冶炼分公司产生较多HW11(精馏残渣),石家庄制药类企业较多(华北制药、石药集团),产生大量的医药类废物(HW02);

2、京津冀产危以废酸&含锌废物为主

京津冀产危量较大的危废种类分别是废酸(天津金属制品行业产生大量的废酸)、含锌废物(唐山钢铁行业产生量较大)。

危废产能:资源化占72%,以废酸、废铅酸蓄电池及废矿物油为主

截止到2018年8月京津冀已核发危废资质390万吨,天津(109.2万吨)/保定(67万吨)/唐山(48.3万吨)危废资质量超过40万吨。

目前京津冀危废产能达390万吨,天津保定占45%

京津冀地区危废资质量及占比较大的地市包括天津(109.2万吨,28%)、保定(67万吨,17.2%)、唐山(48.3万吨,12.4%)、沧州(39万吨,10%)、北京(31.6万吨,8.1%),分区域看危废产量/危废资质产能比例:

廊坊(16%)、沧州(18%)、张家口(28%)、天津(38%)占比较低,危废资质供给量相对充裕;

唐山(100%)占比较高,危废处理产能供给相对紧张;

秦皇岛(46%)、北京(40%)危废产量/危废资质量在40%-50%之间,危废产能供给适中;

二、资源化&无害化

京津冀核发资质以资源化为主,目前资源化核发资质283万吨(与京津冀产危种类中占比较高的废酸(HW34)、废铅酸蓄电池(HW49)、废矿物油(HW08)均为资源化类危废有关),占总资质的比例高达72%;此外,焚烧资质22.8万吨,占比约6%;水泥窑协同处置资质21.8万吨,占比约6%。


资质种类

京津冀危废种类中前5位的废酸(HW34,73.2万吨,占总资质的19%)/其他废物(HW49,57.7万吨,占总资质的15%)/废矿物油(HW08,52.3万吨,占总资质的13%)/精馏残渣(HW11,24.7万吨,占总资质的6%)/含铅废物(HW31,22.6万吨,占总资质的6%),合计约占资质总量的59%,危废资质种类集中度高。

考虑到样本有限,以3个地市的数据为例,整体利用处置率不高,具体到每个地市来看:

北京市:2015-2017年资质利用率为别是63%、52%、52%,拿证企业处理的危废量分别是19.6、16.4、16.4万吨,资质利用率相对稳定。

秦皇岛市:2015-2017年资质利用率为别是49%、81%、57%,拿证企业处置的危废量分别是5.5、5.7、6.3万吨,主要是徐山口危废处理站(目前已被雅居乐收购),主要是无害处产能。

唐山市:2015-2016年资质利用率为别是15%、11%,拿证企业处理的危废量分别是1.2、1.6万吨;拿证危废种类以废矿物油(HW08)为主;利用率低的原因推测是与废矿物油单吨投资成本价较低,盈亏平衡点较低及部分HW08危废没有委外或未流入正轨渠道有关。


京津冀拿证企业中top10市占率达到46.5%,资质规模前5大的企业(腾源环保、金隅环保、斯瑞尔化工、威立雅、港安环保)里2家(腾源环保、斯瑞尔化工)处理废酸,1家处理废铅酸蓄电池(港安环保),1家水泥窑协同处置企业(金隅环保),1家外资综合处置企业(威立雅);前几大处置企业如下:

腾源环保:26万吨(资源化,处理废酸),市占率6.7%,拥有全国最大的15m?/h废酸再生机组,2万吨/年无水氧化钙生产线和3万吨/年聚合氯化铝生产线;

金隅环保:24.6万吨(水泥窑协同处置+综合处置),市占率6.3%,项目分布在北京(15.7万吨)、张家口(3万吨)、承德(3万吨)、保定(3万吨);

斯瑞尔化工:20万吨(资源化,处理废酸),市占率5,1%,利用钢铁加工企业产生的含铁废酸生产三氯化铁、氯化亚铁、复合锌铁等铁盐水处理剂系列产品。可集中处理和利用酸洗废液(HW34类)20万吨,年产三氯化铁9万吨(含结晶三氯化铁1万吨),结晶氯化亚铁2万吨,复合锌铁1万吨,回收稀盐酸3.8万吨;

威立雅:19.8万吨(焚烧15万吨+填埋6万吨+综合处理12,3万吨),市占率5.1%;

港安环保:18万吨(资源化,处理废铅酸蓄电池),处理废旧铅酸电池18万吨/年,年产出再生铅10万吨,市占率4.6%;

此外,京津冀危废处理企业中第一大股东是自然人(相当于“个体户”)的资质产能合计达215.7万吨,占本省资质量的55.3%,部分该类处理企业处理危废种类单一,设施相对简陋,监管成本较高,未来不排除被整合的可能。


分地市来看:

天津市:腾源环保(26万吨,处理废酸,资源化,市占率23.8%)、威立雅(12.3万吨,综合处置中心,市占率11.2%)、壹鸣环境(10万吨,处理飞灰&污染土,资源化,市占率9.1%)、江源环保(10万吨填埋,水处理剂,资源化,市占率9.1%)市占率较高;

保定市:港安环保(18万吨,处理废铅酸蓄电池,资源化,市占率26.9%)、金宇晟再生(16.2万吨,处理废铅,资源化,市占率24.2%)、风华环保(10.6万吨,综合处置中心,市占率15.8%)市占率较高;

唐山市:斯瑞尔化工(20万吨,处理废酸,资源化,市占率41.4%)、浩昌杰环保(15万吨,资源化,市占率31.1%)市占率较高;

北京市:金隅环保(15.7万吨,水泥窑协同+处置,市占率49.7%)市占率较高;

跨省转移:转入大于转出,转入以精馏残渣、废铅酸蓄电池为主

2017年跨省转入危废38.2万吨,主要来自内蒙古、江苏、吉林,以精蒸馏残渣、废铅酸蓄电池为主

2017年转入河北&天津危废达38.2万吨,主要来自内蒙古(17万吨,中国神华煤制油化工有限公司鄂尔多斯煤制油分公司将其17万吨精蒸馏残渣(HW11)转入河北亚鼎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江苏(3.9万吨,天津仁新玻璃从江苏接收大量CRT锥玻璃&RT含铅玻璃)、吉林(3.9万吨,主要是吉林省厚德再生将其3万吨废弃铅蓄电池(HW49)转入港安环保),三地转入河北&天津24.8万吨,占转入量的65%。

2017年河北&天津跨省转出危废量9.1万吨,种类主要包括其他废物(HW49,主要是废铅酸蓄电池)及含铅废物(HW31,主要是铅膏、含铅废物等),两者合计5.6万吨,占转出量的61.5%。从接受省份来看,河南(3.1万吨)、河北(1.3万吨)占比较高,两省合计接收津冀危废4.4万吨,占转出危废量的48%。

河北约翰节能设备科技有限公司是专业的垃圾焚烧炉厂家,锅炉设备采用国内先进的高温气化分级燃烧技术,我们拥有20年的高温气化锅炉研究经验,有国家B级锅炉生产资质。主营:垃圾焚烧炉、生物质锅炉、兰炭锅炉、锅炉节能超净排放改造等多个品种,欢迎咨询订购 。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